联系我们




若有询问或者意见,请联系我们:



.(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to view this email address)




×

论新时期处理中美竞争与合作的艺术


05-22-2020

杨 林

          我们处在关键的时刻。很多世界领导人都很难预料到,在2020年拥有先进科技与无与伦比的文明的人类社会,会因一个病毒而嘎然停顿。我们的社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使得各国领导人以及我们每人自己都在思考以下种种问题:从个人之间如何保持联系到国家之间如何进行共存;从隔离以减少接触传染到保证全球虚拟世界的链接;从防疫准备如何最小化干预经济活动到如何重启经济而不冒公共卫生的风险;从全球医疗供应链的安全性竞争到寻找新冠病毒治疗方法或疫苗的合作;从如何建立国内凝聚力(或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到以不破坏国际合作为代价等。如何在众多不确定性中平衡各种复杂因素将对世界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产生巨大影响。

          近日的新闻却充斥着相互指责的负面言论和各种虚假信息。美中相互之间的负面情绪日益高涨使得事态更加危险。即便新冠病毒没有促使领导者之间加强合作,它至少也应表明各方的单独行动不能完全解决该病毒危机,而对抗也不能保证任何胜利。胜利是引领,而不是以自损来击败竞争对手。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美领导人选择了接触的路径,探索利益互补以实现共赢。而如今空前的新时代需要有远见的领导者智慧地面对新现实,在竞争与合作之间取得平衡,重新校准战略,求同存异,健康和平共存。

          许多人预测新冠后时代的“去全球化”,“区域化”或“本地化”。此次新冠疫情致使全球供应链的中断,唤醒了许多企业重新考虑其离岸制造和海外合作等伙伴关系,有关重建或多样化供应链的讨论正在进行中。很多国家的边界和航空飞行已暂时关闭,这也可能会在国家之间设立真的隔离墙。

         巧合的是,当前新一轮的技术革命浪潮似乎也顺应这些经济和地缘政治的变化。几十年前的互联网革命使得全球信息流通民主化,并促成了全球化发展的浪潮。而新一轮的人工智能+5G+物联网革命将使很多重复的人力劳动自动化或增强化,其可造成低端劳动力和物流成本的民主化和趋衡化,而改变全球企业的竞争优势。如果新冠危机确实将加速供应链本地化的回归,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许多新兴的智能化制造工厂在本地化兴起,同时可在全球范围内的运用远距离的人才和技能。

          这些新兴技术不仅将改变我们的生活,更是会进一步革新很多产业,从而重新定义每个国家的国家竞争力,以重塑全球格局。因此,各国都在通过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自身利益来争取在这一新的生态系统中的保持优势。

          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以4万亿元人民币的经济刺激计划振兴经济,当时主要用于了全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次新冠危机后,中国制定了约数十万亿人民币的“新基建”建设计划以用于包括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以及针对中小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计划”,以促进其经济复苏以及科技自力更生。

          这些为中美关系带来了新的版图。中国会在新冠之后再次跳跃式发展吗?还是会因为跨国公司撤出生产基地而失去竞争优势?中美科技脱钩会更多保护美国利益还是更多伤害中国的利益?

          多年来,中国不仅建立了完整的“中国制造”产业链,并且还形成了庞大的市场。中国的很多产业会为人工智能,5G和物联网等提供大量的应用场景,例如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能电网等,这些场景将产生大量数据,并进一步增强这些智能解决方案。

          美国在许多新兴技术领域的高端研发方面依然保持全球领先地位,其中包括目前治疗新冠病毒的制药和生物技术等行业)。而这些研究需要找到应用案例,场景和市场,以实现价值最大化。当然,有些人担心把大量的美国先进技术引入中国市场可能会进一步增强中国的工业竞争力。想一想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巨大的城市化进程为国际建筑师们提供了广阔的实验场所之外,也把全中国建设成了一个遍布着绚丽的机场,体育场和摩天大楼等的现代化国家。

          此外,中美在历史,文化和价值观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这可能会使得双方在先进技术的应用,管理和道德伦理上有着不同的认知。此外,许多新兴技术可同时应用于商业和战略性领域,从而引起对安全后果的担忧。

          这些风险给双方政策制定者带来了新的困境。第一,科技实力的竞争。但是竞争的输赢取决于自身获利更多或是对方损失更多?第二,经济因素和安全因素的权衡。显然,在保证安全与优化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平衡,需要以智慧和远见来进行思考和执行。尽管2020年5月20日美国新发布的“对华战略”提出了竞争性路线图,但如果仔细体会和推敲其全文用词和字眼,其并未完全排除合作。但将主要走现实主义路线,比如以”结果为导向“(results-oriented),和在”有新的利益共同点“的条件下等。

          新冠疫情正在全球加速新一轮的数字化转型和工业革命。设计新的全球框架以共存,并探索新的共同利益点必须是维护全球开放的创新生态系统的关键。竞争与合作并不矛盾;合作植根于竞争的理念中。良性的竞争可以促进高速的发展和繁荣;相互脱节或设立障碍可能会有瓦解全球创新生态系统的风险,或者使自身被排除在全球生态之外,从而损害自身利益和整个生态系统。

           幸运的是,总体而言,技术进步是一个良性循环,可以同时有宜于自身和全球发展。每个国家的科学技术投入都可以为人类社会的整体科学发现和技术进步以及应对环境,公共卫生,自然灾害,网络安全挑战等的全球努力做出贡献。新兴技术的使用,道德伦理及问责制等多边的标准设置也需要全球合作以确保全球范围内的兼容,高效和互通。

          我们应深感幸运,因为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的又一场革命。我们每个人的职业发展和个人生活都可从中收益良多。但是,其真正实现依赖于我们的各国领导人能够处理好新时期以竞争促繁荣,同时能探寻新的利益共同点进行合作和共存。这是新时期的领导力艺术。

 (此文原文“中美应在新时期平衡竞争与合作”登载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题 )

 


image of 3i's world